七部传奇国风电影告诉你,夏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七部传奇国风电影告诉你,夏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插图

6月21日夏至,一年里正午太阳高度最高的一天。阳气盛,白昼长,在有声仿无声的酷热午后,常常突然降临雷阵雨。所以在电影里的终极大战开始前,都会有这样一段“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尤其在充满中国风气质的电影里,浓烈的夏日色彩,妆点了许多传奇故事。

电影频道受到观众喜爱的多部优秀华语电影,如《霍元甲》《武侠》《一代宗师》《妖猫传》《青蛇》《赤狐书生》《捉妖记》……都用绝美的国风画面记录下一个个夏日传奇。

卸甲归田 悠然而自得

《霍元甲》中的夏天是充满朝气的。李连杰饰演的霍元甲受创失意,夏日的河水,为他洗尽曾经的铅华,一蹶不振的他被山村中的阿婆和盲女(孙俪 饰)所救。

当重新振作的霍元甲推开农舍的木门,一望无际的田野与农耕的人们,眼前的蓬勃一时竟让他恍惚不已。

被嬉闹的孩童簇拥着一起抓蜻蜓,吃一顿再寻常不过的阿婆午饭,和村民们一起投身忙碌的农活。

田园悠然的生活将他从那不堪回首的刀光剑影之中抽离出来。解甲投戈的大侠,在盛夏的风中,迎来重生;

迷途知返的英雄,于蜿蜒的山路,踏上归途。

霍元甲最终完成了人生的蜕变。在这个充满着热血与豪情的夏天,他重新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因为为国而战的乱世英雄是他所无法逃脱的宿命。

侠客的人生大多都曲折得如出一辙,同样的命运也属于《武侠》中的刘金喜。

甄子丹饰演的刘金喜和汤唯饰演的妻子阿玉,在竹深树密虫鸣处,一家人围坐在木屋的方桌,度过了又一个平淡幸福的夏日午后。

刘金喜仿佛从小生长于这个边陲村落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地造着他的纸,看着孩子一点点长大成人,写入族谱。然而,这一切平和的日常不过是狂风暴雨前片刻的宁静。

从“七十二地煞”二当家到现如今的纸厂小工,曾经杀人如麻的唐龙被他抹去,他努力地告诉自己,现在活在这个世上的只有刘金喜。

然而这样安逸的生活,终归是他所得不到的。地煞杀手的入侵,如同夏日的惊雷,震碎了他努力维持的忠厚温和,将他重新卷入了一个名为江湖的漩涡中。唐龙最终还是归来了。

君问归期未有期

“郎心自有一双脚,隔江隔海会归来。”这是梁朝伟饰演的叶问离开佛山时,给妻子张永成留下的一句诗。

贯穿《一代宗师》的阴冷色调,仿佛夏至暴雨倾盆前的阴郁,如此压抑,如此沉重。

在临别的那一场戏,宋慧乔饰演的张永成笑着回望梁朝伟,镜头停留在她的面部,昏黄的路灯映射在她的脸上,泪水混合着雨水,簌簌而落。

身着长衫的叶问怔愣地望着妻子奔跑的背影,片刻后转身,从此回头无岸。只有眼前路,没有身后身。

这是在夏季的雨夜,叶问与张永成的最后一别。这段闷热的记忆也成为了他一生都无法洗刷的意难平。

多年后远在香港的叶问,不知是否会经常想起晚归时,妻子永远为自己点亮的那一盏灯,家门口前的袅袅蚊香,还有那最后一场倾盆大雨。

一九六零年,张永成病逝,叶问终身未再踏入佛山,他的记忆留在了夏天。

虚虚实实 难辨人心

《妖猫传》中,长安街头的幻术师(成泰燊 饰)为白居易(黄轩 饰)和空海(染谷将太 饰)上演了一出“种瓜即生”的幻术表演,奇妙的幻术如同夏季令人琢磨不透的气候一般,上一秒晴天,下一秒乌云密布;上一秒播种,下一秒瞬时结果。

而马嵬坡的唐玄宗(张鲁一 饰),也为杨贵妃(张榕容 饰)上演了一场幻术,一场全天下最令人看不透的幻术。

陷入沉睡被关入棺椁之中的杨玉环,为爱牺牲的她是否早已接受了自己悲惨的命运?

幻术的瓜是幻术师的障眼法,杨玉环喝下的毒药是李隆基的谎言。影片中最让人惊艳的场景是长安城的七夕节。夏日的斜阳映照着长安城的十里长街,唐朝宫廷以锦结成高百尺的楼殿。

温和的夏风吹动起立于秋千之上的杨玉环,她从波光粼粼的湖面荡漾而过,立于云端的贵妃犹如夏季盛放的“大唐之花”,美得动人心魄。

而享受万民艳羡的杨贵妃,又有谁能知晓她光鲜亮丽的背后那如夏天般燥热而落寞的内心呢?

白蛇初见西湖水 游女如花彩云里

雨水充沛,烟波缭绕,鲜花怒放,行人的脸庞、衣襟总是带着水光。

《青蛇》就是一部将整个夏天装进去的电影,但它的夏天又是自带滤镜的,减弱了太阳的光感,人只觉得热和湿,这是蛇喜欢的氛围,也符合大众对姑苏水乡的想象。

轻衫罩体香罗碧的王祖贤和张曼玉,将宋代女子的服饰穿出了仙气,仿昆曲的戏曲造型在当年看着突兀,如今却已是难续的经典。

姐妹俩身姿摇曳,带走飞花一片,看傻了眼的男人们纷纷从船上掉下来。

还有白府里满池的荷花,永远旺盛地绽放,一如人与妖无穷尽的欲望。

雨水,是姐妹俩最好用的工具。白蛇用雨留住许仙(吴兴国 饰),用雨冲走硫磺,用雨水漫金山。所以影片中的急骤雨非常多,这也正是夏天让人欢喜又让人忧愁的特点。

急骤雨不是白下的,是命运的开始,或者终结。影片开头,刚“出道”的法海(赵文卓 饰)不分是非黑白地捉妖,急骤雨降下,他看到青白二蛇为临盆妇女挡雨,因此放弃捉妖的执念转身离开,却也由此种下心魔,一段旷世恩怨由此展开。

与妖同行 如梦似幻

“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曲折离奇的志怪故事似乎总是发生在夏夜。《赤狐书生》中的狐仙白十三(李现 饰)和小书生王子进(陈立农 饰)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他们的冒险故事都发生在夏夜。

于人于妖,夏日万物都充满着向上的生机与活力。一人一狐一起泛舟青山绿水间,高谈阔论人(狐)生的理想。也一起在仲夏的夜晚,流连于繁华的都城。

可当谎话被揭穿,当书生发现这一路朝夕相伴的友情只是一场妖怪的骗局,开始怀疑美好的结局终究不存在于人和妖之间。

电影的结尾,白十三为救王子进而受到天刑,失去记忆的书生在又一年盛夏的绿树浓荫里,与那只赤色的狐狸再次相遇了。

夏,万物生长,是个承载着新生与希望的季节。《捉妖记》中善良的青年宋天荫阴差阳错下“生下”了妖怪胡巴,成为了它的“爸爸”。

连绵不断的山峰郁郁葱葱,井柏然饰演的宋天荫从山林中摘取野果,享受来自大自然的夏日馈赠。

然后一颗一颗地把果子喂给小胡巴。夏天的光影映照下,“儿子”胡巴的可爱反应,和放暑假的神兽没有差别。

在宋天荫的调教下它变得越来越懂事,也成为了宋天荫和捉妖师霍小岚(白百何 饰)不可分割的伙伴。

从古至今,无论是神话故事还是志怪小说,人妖殊途,都是文学作品所反复阐述的观点。而片中的小妖王胡巴却如同一道不容许你拒绝的夏日阳光,灼热而闪耀,天真可爱的温暖着、感动着每一个曾在当年的暑期档看过这部电影的人。

人生如戏,在你的夏日记忆里,是否也曾发生过一些不可思议的传奇经历呢?偷偷在留言区告诉小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