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

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插图

东方网记者包永婷6月22日报道:广集民意、凝聚民智,法律才能更接地气、更具实效。在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这辆“立法直通车”,承载着原汁原味的基层意见,可以直通全国人大。

2019年11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走进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同正在参加立法意见征询的社区居民代表亲切交流。在这里,他首次提出“全过程民主”重要理念。习近平指出:“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

“那天,总书记和我握了三次手。”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长宁萍聚工作室党支部书记朱国萍回忆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当时,我站在总书记身旁,向总书记介绍了联系点‘开门立法’的创新工作方法。”

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插图1

朱国萍在古北市民中心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

作为见证者和实践者,朱国萍对全过程人民民主感触很深。她见证了基层立法联系点用近七年的时间,实现了从无到有的跨越,实现了让“高大上”的立法走进寻常百姓家。

2015年7月,虹桥街道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设立的首批基层立法联系点。近七年来,通过这辆接地气、察民情、聚民智的“立法直通车”,共有11000余人次直接参与67部法律的意见征集,提出意见建议1363条,其中101条被采纳。

群众的意愿如何体现在法律的章节条款之中?朱国萍举了一个例子。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曾召开了一场《民法总则(草案)》座谈会,受邀参会的她注意到二审稿中有一条:无具有监护资格的人的,监护人由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担任。“当了近三十年的居委会主任,我碰到过要居委会工作人员去照看孩子,不仅要照顾孩子的起居,陪孩子玩耍,还要兼顾工作,大家实在是有心无力。”她建议如果居委会没有监护能力,应由民政部门担负监护责任。最终,朱国萍的这一建议被写入民法典。

每一次开展立法意见征询也是一次普法宣传。朱国萍是虹桥街道基层立法点信息员,她所在的萍聚工作室也是立法联系点的联络站。“对老百姓来说,一个人参与修法,就能带动一家子,一传十、十传百,这就是一种最好的普法宣传。”朱国萍表示,基层立法联系点让老百姓真正感到,法律与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

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插图2

古北市民中心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

在虹桥街道,像朱国萍这样的信息员有310名。以他们为主体、10家顾问单位和10家专业人才库为补充,立法联系点将群众性与专业性有机结合。

上海康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吴新慧是联系点首批信息员,同时也是专业人才库成员。她将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比喻成一颗种子,从不同层面上去拓展,催生了更多民主实践活动。

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插图3

吴新慧在古北市民中心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

从早期的《反家庭暴力法》,到《民法典》《未成年人保护法》,再到2021年以来《反电信网络诈骗法(草案)》《公司法(修订草案)》等立法草案征询意见,吴新慧参与、见证了老百姓提的建议直接到达全国最高立法机关,纳入法律条文。“这更坚定了我当基层立法联系点信息员的初心:让立法更体现民意,让法治更得民心。”吴新慧说。

在古北市民中心的陈列架上,展示着该基层立法联系点征求过意见的法律和被采纳的意见情况。“社区意见直通人民大会堂”,这是虹桥街道居民对基层立法联系点作用的直观感受。小小的基层立法联系点,背后折射着“全过程民主”开门立法、广纳民意的大气象。

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插图4

老百姓的建议被写入法条 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催生更多民主实践插图5

古北市民中心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

这几年来,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不断拓展完善,是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生动实践。最直观的体现,就是越来越多的老百姓愿意将自己的意见建议通过立法联系点来表达。吴新慧介绍,信息员队伍所覆盖的领域以及代表性越来越广,有社区居民,有楼宇白领,还聚焦特殊群体,比如妇女、学生、独居老人、残障人等。与此同时,收集意见建议的方式和方法更丰富,线上线下同步问策,包括座谈会、问卷调查、视频直播等。

除了虹桥街道基层立法联系点,这些年上海的“立法直通车”还有更多“班次”。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设立的25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实现16个区全覆盖,在“神经末梢”为制度供给增添力量。据统计,近三年,全市的基层立法联系点提出立法建议7800多条,被采纳640余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