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和伟:演员需要“信念感” 涉猎更广才能塑造好角色

在首届北京文化论坛发布的“全国文化中心建设2021年度十件大事”中,《觉醒年代》《长津湖》等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文艺作品精彩呈现入选其中。

作为《觉醒年代》的参演者,于和伟感慨良多,“《觉醒时代》开播以来,一直颇受鼓舞。”于和伟说,拍戏时并没有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甚至破圈得到了年轻观众的喜爱,“当时的创作原则就是怎么去还原、怎么去真实、怎么去尊重。正因为按照这个原则创作,一定会有人喜欢。”

包括《觉醒年代》中的陈独秀在内,这些年来,于和伟塑造的很多影视形象都备受观众认可。“观众们过誉了,我得清醒一点,我其实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千人千面’。”于和伟强调,不管塑造什么样的角色,都与知识面的涉猎有直接的关系。“演员学的知识应该更杂,包括心理学、社会学、人类行为学等,这样在塑造角色时就可能找到更好的角度。”

于和伟认为,“文化”的含义博大精深,囊括方方面面,远不只是“会写字”这样简单。他提到自己的母亲并不识字,但于和伟从不认为母亲“没文化”。“她言传身教的那些规矩、理念、俗语、人生智慧,其实都是文化。”于和伟回忆起小时候帮母亲写家书的情形,“都是母亲在口述,我遇到不会的字还要查字典。就像现在我在读一些很厚的书中突然看到一段话就是妈妈说过的话。也许有些内容没有落到书本上,但我们的传统文化就是这样传承着,在民间有着广泛的根基。”

于和伟表示,演员需要“信念感”,塑造角色时,他的自信来自大量的案头工作和对生活的观察体验,“在饰演包括曹操、陈独秀等历史人物时,如果没有一定的阅读,我不会那么自信;拍《刑警队长》时,如果没有去体验生活,我也不会那么自信。理清楚了人物的逻辑,很多东西是会自己‘长’出来的。”在“流量”备受追捧和争议的年代,于和伟认为,数字和流量本身并非原罪,但是别“为王”、别“独尊”。“评价的维度是需要多元化的,对于流量可以作为参考,但不用太在意。艺术创作要坚守的就是真诚,对作品、对人物都要真诚,这是表演的第一关。”(记者 解丽)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